美女麻将游戏单机版
您好!歡迎訪問開封市汴京藝術團有限公司官方網站!
  • 以馬戲、魔術為主體的綜合性演出團體
    擁有一批演出經驗豐富的專業演員
  • 汴京藝術團服務熱線:
    13903783097
  • 汴京首頁
  • 馬戲表演
  • 廟會演出
  • 景區演出
  • 演出項目
  • 關于汴京
  • 演出案例
  • 榮譽資質
  • 演出動態
  • 聯系我們
  • 山西商業慶典演出告訴你雜技美麗背后的故事

    作者:admin 發布日期:2017/10/27 關注次數: 二維碼分享

    山西商業慶典演出哪家好

    在走下光鮮的舞臺,當有記者采訪其中幾位耀眼的雜技明星時,他們都不約而同地或挽起袖筒,或捋起褲腳,訴說他們亮麗演出背后的苦樂辛酸。哪么美麗背后都有哪些鮮為人知的故事呢?下面

    真情交流,老虎屁股也能摸

    馴獸類表演是觀眾較喜歡的雜技項目之一。本次雜技節上,來自杭州藍寶石馬戲團的馴獅虎是唯一的馴獸節目,“虎王”王偉當之無愧地成為較閃亮的明星。

    別看王偉在舞臺上指揮這些體重三四百斤的猛獸時英姿颯爽,但要馴服這些猛獸,可真得下大工夫。他告訴記者,參與表演的獅虎都是從幼崽時起就在雜技團成長,并接受“專業訓練”的。提起這些獅虎,王偉就像講述自己的孩子,“小老虎1歲時便開始接受基礎訓練,兩歲時就能登臺表演滾球、鉆火圈等高難度動作了。”此次來漢的共有6只老虎,其中2只白色孟加拉虎兄妹,今年兩歲半了,其他的黃色東北虎則已四歲半。“別看它們年齡不大,藝齡卻不短,跟著我一起走南闖北、巡游世界。”

    無論怎樣,馴獸師面對的畢竟是動物,表演難免會有失誤,而且這些猛獸野性難除。本次雜技節的一場表演中,一只小獅子頗不聽話,當別的老虎都乖乖地鉆火圈時,它卻“耍賴”逃跑,很不給王偉面子。“作為家長,這時候就要很細心地觀察,是什么原因讓它表現異常。”王偉說,“這些馴服的猛獸,往往對外在環境的變化更加敏感,比如天氣、食物、噪音,甚至觀眾的反應,都會讓它們突發獸性。”

    讓王偉印象較深的是一次訓練時,一只小老虎很不聽話,剛巧他那天心情也不太好,甩響鞭時有些急躁,結果那只小老虎徑直撲過來,朝他的身上狠抓,銳利的爪尖當時就刺進王偉胳膊里,鮮血頓時涌了出來。

    “避免受傷的較好辦法就是多和獅虎接觸。”護送獅虎抵漢的杭州野生動物世界馴化表演部經理劉磊告訴記者,“獅虎通常由馴獸員親自照顧,平時和它們親密接觸,培養感情。”翻看王偉的日程表,不難發現他的生活極其規律:每天早上8時許,他夾著皮鞭到獅籠、虎籠,為獅虎一一“梳洗完畢”后便開始例行訓練。中午,送它們回籠。傍晚,當獅虎們美美地睡了一覺后,他又張羅著“晚飯”———每“人”7公斤左右,活雞、牛肉、豬肉……每天都變花樣。每隔兩三天,王偉還要親自為這些重達200公斤的獅虎洗澡,拿著長毛刷為它們梳理毛發。

    “把獅虎當成自己的朋友、家人、孩子,它也會感受到你的真情。到那時,老虎屁股自然可以隨便摸了!”

    “碗”上精彩,一動一靜兩相宜

    本屆雜技節上,有兩個關于碗的節目,一個是內蒙古雜技團的《五人高車踢碗》、一個是中國雜技團的《十三人頂碗》。兩個節目都“來頭”不小,前者曾獲得“法國明日雜技節”金獎,后者則是“摩納哥蒙特卡洛馬戲節金小丑獎”獲得者。———狹路相逢,共聚江城的兩個高難度、高技巧性節目給觀眾帶來的,更多是藝術的享受。

    高達2米的獨輪小車上,端坐著5名身著霓裳的蒙古族少女,她們一腳掌握車的平衡,一腳彎曲成弓形,將直徑15厘米左右的鐵碗倒扣在腳尖上,突然一發力,那鐵碗打個轉后穩穩地立在頭頂。高潮處,四名演員輪番踢碗,另一名演員則一口氣接住12個從4個不同方向“飛”來的碗,較后還有一把茶壺穩穩地落在上面……

    與《五人高車踢碗》運動著的神奇不同,《十三人頂碗》在靜止中演繹著精彩:13名身穿黑色連體衣的演員手持紅碗依次登場,黑衣王子與空中倒懸的美麗少女手手相接,形成唯美凝重的畫面,無論少女怎樣自由地轉體、翻轉,足底的一摞碗都紋絲不動……

    一動一靜,一張一弛,兩個關于碗的節目各有特色,各領風騷。走下舞臺,演員們的苦與樂卻像一對雙胞胎,如影相隨。

    22歲的娜日斯是《五人高車踢碗》的組長,她讓記者摸摸她的頭———好家伙,都快禿了!娜日斯苦笑著說:“這都是碗惹的禍!”從10歲專攻踢碗這個項目開始,每天3000次地踢碗、接碗,她和幾個伙伴的頭頂幾乎被磨禿。

    再看看幾個花樣女孩,身材已成明顯的“梨”形。娜日斯自嘲地說,“無論是蹬車還是踢碗,都強調腿部力量,久而久之,就成這個樣子了。”隊員蘇日娜告訴記者,“術業有專攻”,雜技節目大多是專項練習,10歲左右老師挑苗子訓練高車踢碗時,就刻意挑選腿部力量比較足的,“日復一日的訓練,身材自然就變形了。”

    娜日斯說,高車踢碗的難點就在于要一心三用:腳既要控制獨輪車,又要準確地把碗踢給隊友,眼睛還要盯著飛向自己的碗,缺一不可。騎獨輪車并不難,可是要控制高達2米的獨輪車決非一日之功,“每天在車上的時間不少于5個小時,有時候下車后反而不習慣‘腳踏實地’的感覺了。”為了保持平衡,人坐在車上要不斷地蹬車,日復一日的高強度訓練,讓五個如花的女孩都有了“難言之隱”:“車座上全是滲出的汗水和血水,大腿內側全是膿包。可是演出服很單薄,根本不可能專門墊些耐磨的東西遮擋,只好忍著。”

    隊中唯一的漢族演員王蒙浩說,她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傷,她剛開始練習騎獨輪車時,經常從車上摔下來,至今脊椎上的傷也沒有康復。一到天氣變化或過于勞累,脊椎便隱隱作痛,讓她難受不已。曾用頭連續接住24個高拋碗和一個鐵制茶壺的烏日娜幽默可愛,“將近15公斤的碗壓在我的頭頂,我的脖子都快抬不起來了,所以我較喜歡的事就是低頭睡覺!”

    《十三人頂碗》的教練李根喜年逾半百,提起演員們為了舞臺上10分鐘的光鮮付出的努力,他感慨萬千。

    據其介紹,《頂碗》從較初的4人、7人,到如今的13人,難度越來越高、技巧性越來越強。“八個月的密集訓練期內,他們每天早上8點半到晚上10點,除了吃飯以外,幾乎都在訓練中。因為腳要長時間地頂碗,大腿抽筋成了家常便飯。”

    今年28歲的國勛已練了23年雜技,其間有過挫折、有過退縮,但對于雜技的熱愛,較后讓他堅持下來。“小時候練基本功的過程漫長而枯燥,我幾次想當逃兵,可礙于父母的壓力,我只好硬著頭皮學下去。”后來,國勛右臂粉碎性骨折,父母才從較初的堅持變成妥協,放棄了讓兒子繼續學習雜技的想法。“原本以為重獲‘自由’的我會興奮異常,可是沒過多久,我便開始想念隊友,想念訓練的日子,想念我曾經厭惡的雜技。”當國勛重新回到訓練場時,他像鳳凰涅槃般獲得新生。

    美國“小丑”,難舍家傳“中國鞋”

    他踩著滑稽的企鵝步,在不經意間向舞臺中心靠近;在舞臺中他是“異類”,也是必不可少的“點綴”;不論快樂還是痛苦,留給觀眾的都是他招牌式的笑容。這就是來自美國的“小丑”查理。

    走南闖北十幾年,“小丑”查理的足跡踏遍世界五大雜技節,法國明日雜技節、意大利拉蒂納國際馬戲節、摩納哥蒙特卡洛國際馬戲節、匈牙利國技雜技節、荷蘭國際雜技節都曾留下他的招牌笑容。隨著中國雜技在國際雜壇聲名鵲起,查理也要把快樂帶到這個古老的東方國度。

    “其實,很多觀眾不知‘小丑’為何物!”查理自嘲地解釋說:“和文藝演出的‘流水線’不同,雜技節目的道具較多,需要現場處理,因此節目之間會間隔幾分鐘,可是觀眾不能干坐著呀。這時,‘小丑’就粉墨登場了,一會兒表演幾個小魔術,一會兒與觀眾做游戲,當舞臺道具準備就緒,他就完成了使命。”

    無論在舞臺上還是生活中,查理始終保持著“小丑”的習慣,甚至走下舞臺也會不時給人制造驚喜:一會兒夸張地睜大眼睛瞪著你,一會兒從身上摸索出一堆好玩的小玩意兒,一會兒打個大大的噴嚏,嚇你一跳。或許,這就是“小丑”查理要帶給觀眾的快樂意義。

    今年45歲的查理生于雜技世家,他的爺爺、爸爸都是“小丑”演員。此次抵漢,查理特意穿著“家傳寶鞋”登臺。這是一雙酷似中國古代布鞋的“小丑鞋”,雖然已經有些破爛,但查理總當寶貝似地珍藏,而且只有在重要演出時才會穿出來。“這蘊含了幾代人的心血,不能丟!”說這話時,查理一本正經。

    空中飛人,演繹極限臻完美

    按約定時間采訪郭先昌時,他剛剛表演結束,大顆的汗珠像滿盤的珍珠,鋪滿面龐、肩頭、胸前。他抹了把臉,先自我檢討起來,“剛才手上打滑,所以沒接住‘飛人’。”

    郭先昌表演的節目,便是雜技節較受關注的節目之一《大飛人》,中國唯一的空中雜技節目。

    據介紹,隨著時代的發展,朝鮮、俄羅斯等國家的雜技后來居上,“空中飛人”這樣的空中雜技節目一下子將傳統雜技推向發展的尖端。到1990年,中國仍沒有團隊能夠表演“空中飛人”,這成為眾多中國雜技演員的一塊心病。“我們能不能打破‘零’的紀錄?”1993年,做完40周年慶典的武漢雜技團開始主攻“空中飛人”,郭先昌便是首批“飛人”之一。

    那一年,28歲的郭先昌與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走到了一起。有開拓的想法是好的,可如何實現這一夢想呢?郭先昌和他的同伴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———如何設計動作?如何訓練空中翻騰?如何完成隊員間的配合?沒有實際經驗的隊員都很茫然。不過,他們并沒有被嚇倒,照著資料設計圖紙,把熟悉的地上動作轉換為空中飛行動作,用日以繼夜的訓練培養隊員之間的默契。

    空中飛人的動作看似簡單,但翻轉、轉體等動作都時刻考驗著演員的基本功。“較突破的點,就是當‘飛人’從一端飛出時,如何與對面接應的人對接,從而完成空中拋接。”一瞬間,十幾年來訓練的點點滴滴在郭先昌腦中一一閃回:

    “我們參照朝鮮‘大飛人’搭好支架后,自己揣摩、估量空中飛行的時間,再練習拋接,實現飛越的夢想。剛開始,除了失敗還是失敗,雖然下面有防護網,可一次次摔下去還是渾身生疼。”

    后來,演員們從落地鐘左右嘀噠的頻率中摸出門道,根據空中動作的時間、空中的距離,精確測算出“飛人”的出手時間和接應演員的出手時間。“當我第一次飛越成功時,激動得熱淚盈眶。”

    “因為空中拋接對臂力的要求很高。我們每天至少練半個小時的俯臥撐。為了在拋接中鍛煉默契,每次練習至少要做七八十個拋接,從不敢有絲毫懈怠。”無數次摔打后,《大飛人》在第一屆中國雜技藝術節上“一飛沖天”,毫無爭議地獲得“金菊獎”。

    13年過去了,不少第一代“飛人”轉行了,郭先昌卻留了下來,著力培養第二代“飛人”。

    “十幾年來,我們為了這個節目吃了很多苦,怎么舍得放棄它?堅持到現在,就是想找接班人,可以讓《大飛人》發揚光大。”

    讓郭先昌欣慰的是,隨著武漢雜技團的《英雄天地間》成功赴西班牙和葡萄牙連續演出220場,不僅演員的“硬功夫”日臻完美,而且服裝、燈光、舞美等“軟功夫”更加精巧。“在市場化的包裝下,傳統雜技被賦予新生,觀眾自然又回來了。”

    郭先昌培養的第二代“飛人”中還多了幾個美眉。今年27歲的謝虹是其中之一,她柔美的線條、清麗的笑容、飄逸的動作,為這個充滿陽剛之氣的節目增添了一抹溫馨與柔情。走下舞臺,花樣女孩謝虹悄悄向記者道出心聲,“因為訓練占用了太多時間,我較大的愿望,就是像普通女孩子一樣逛街、談戀愛。”

    數代人的夢想,兩代人的努力,全新編創的《大飛人》在本屆雜技節開幕式上“一飛驚人”:離地兩米多高的護網像茫茫大海,相距13米左右的“接拋臺”像船頭船尾,“飛人”站立的梯子如根根高聳的桅桿直插天際。“舵手”郭先昌在“船頭”倒掛金鉤,“飛人”在“船尾”,隨著纜繩的搖擺,郭先昌和“飛人”先后搖擺起來。瞬間,“飛人”松開纜繩,在高空翻轉、飛行,劃出一道優美的“人體拋物線”后,與郭先昌手手相接,順利到達“船頭”。當“飛人”成功完成空中轉體1080度的極限動作時,觀眾席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,是向“飛人”的祝賀,更是對“舵手”的致敬。

    山西商業慶典演出價格

    案例展示

    CASE SHOW

    快速通道 Express Lane

    咨詢熱線

    1390378309713903783097

   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    QQ:1064788959

  • 汴京首頁
  • 馬戲表演
  • 廟會演出
  • 景區演出
  • 演出項目
  • 關于汴京
  • 演出案例
  • 榮譽資質
  • 演出動態
  • 聯系我們
  • 版權所有:開封市汴京藝術團有限公司2017

    備案號: 豫ICP備17038381號-1   網站地圖 RSS XML  河南|廣東|湖北|河北|北京|
    聯系人:趙經理 電話:0371-28888849      萬家燈火 技術支持:無限動力 
    地址:開封市金明區金明裕花園1號樓  全國服務熱線:13903783097  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    開封市汴京藝術團有限公司主要從事河南馬戲表演,河南廟會演出公司,河南景區演出,河南商業慶典演出 的服務,歡迎前來咨詢!

  • 美女麻将游戏单机版 582561780268320343623942053264416832340926047233691582176920857725689871925119633893791438657 (function(){ var bp = document.createElement('script'); var curProtocol = window.location.protocol.split(':')[0]; if (curProtocol === 'https') { bp.src = 'https://zz.bdstatic.com/linksubmit/push.js'; } else { bp.src = 'http://push.zhanzhang.baidu.com/push.js'; } var s = document.getElementsByTagName("script")[0]; s.parentNode.insertBefore(bp, s); })();